• 文本教学莫“剑走偏锋”

            


        


     


    语文教学的出发点与根本归宿都应该建立在阅读文本的基础上,课前备课预设,研究教材,课堂生成要围绕文本展开师生之间、生生之间、师生与作者之间平等的对话与交流,包括新的知识与认识的生成都要围绕文本,否则只能是舍本逐末,出力不讨好,语文教学反而进入低效的泥沼。


    我们常说“用教材教而不是教教材”,也是建立在文本基础之上的,要求教师能重新整合教材。一篇文章,特别是较长的文章,我们不可能从第一段讲到最后一段,就要大胆取舍,抓住重点、难点、精彩的语言点、拓展点着四个点进行“重锤敲击”, 实在解决不了的问题要像叶圣陶先生所说的那样“提问不能答,指点不开窍,然后畅讲,印入更深”,这才是高效的语文课堂。拿过一册书来,教师要有增删教材的能力,先讲哪一课,后讲哪一课,可以从学生的学习实际出发,有的完全可以不讲,也可以用别的文本来代替教材上的文本,这体现了一位语文教师“用教材教”的能力,与叶圣陶先生所说的“教材无非是个例子”的说法是相吻合的。


    以文本为根本,强调教师要吃透文本,对教材有自己的看法,强调教师要以语言为中心,以读为线:阅读教学按照“整体感知,感知语言——局部揣摩,品味语言——整体升华,运用语言”的步骤进行;文言文教学按照“读,读得顺畅,读出情感——译,疏通文意——评,知人论世——背,积累语言”的步骤进行。


    可是有的老师的课堂却把语文课上成了别的课,讲《假如人类也有尾巴》,就让学生发挥想象与联想,说出上百种假如人类有尾巴的方便与因此带来的不便,课堂倒是热热闹闹,结果给人感觉却成了训练发散性思维的生物课;有的老师讲《继续保持艰苦奋斗的作风》,大谈为何要艰苦奋斗,现阶段应该如何去做,结果给人感觉上成了政治课;有的老师讲《小巷深处》,对学生进行感恩教育,要理解父母的不易,自古以来,“羊知跪乳之恩,鸦有反哺之孝”,又是唱歌,又是联系古代的二十四孝,学生也是声泪俱下,结果给人感觉课堂成了思想教育课;还有的课堂尽显多媒体课件的神通,语文课上声光电俱全,把个课堂弄得花里胡哨,美轮美奂,结果呢,成了多媒体放映课;在语文教学中,我们常常可以看到,用法家的观点批判《鲁提辖拳打镇关西》,用环保的观点批判施耐庵的《武松打虎》,批判《愚公移山》,用唯物主义思想批判蒲松龄的《山市》,用儒家入世的观念批判陶渊明的《桃花源记》,用道家出世的观念批判杜甫的《石壕吏》——凡此种种,不一而足,真可谓“跳出三界外,不在五行中”。


    试问:这样的“剑走偏锋”的文本拓展的“语文味”在哪里?学生的语文素养得到了什么提高?


    语文课在文本教学的基础上要进行适当、适时的拓展,没有拓展的语文课不是好的语文课,那么,如何进行语文课堂教学拓展?关键词是:立足文本,基于文本,反哺文本。或联系生活拓宽视野,或精选写法、主题、语言相似的文章进行拓展性阅读,但都要密切联系学生的认识世界、情感世界、生活世界,目的是提升学生的认识水平,让学生站在更高的层面看课文,或明白道理,提高情感、态度、价值观修养,或领悟一类文章的阅读方法,更好地去自己阅读同类文章,达到“教是为了不教”的目的。


     


     


     

    时间:2015-03-12  热度:238℃  分类:教学研究  标签:

  • 发表评论

    有 1 个评论

    1. 回复
      徐志耀

      语文该当姓“语”,孔老师此文虽短,但意义重大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