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母亲给我做衣服

    山东省宁阳县教科研中心 孔令军

     

        初冬时分,天气渐渐地凉了,我也渐渐地换上了棉衣。很多人喜欢穿新衣,但我还是觉得穿以前买的衣服更好一些,虽然是六年前买的现在看来已不时兴的衣服,但穿在身上,却让人感到很舒服。

    母亲穿了一件厚一点的毛衣,深绿中有些泛青的颜色。母亲说天气不算冷,要回家换一件薄一点的衣服,我没有让她走。

    禁不住想起了十几年前去城里给母亲买棉衣的情景,本来50元、40元,可是我却在价格上与卖衣服的讲来讲去,真不知道当时的母亲心里是怎么想的,是为儿子能为自己买衣服而幸福呢,还是因为儿子的吝啬而感到一丝的酸楚。

    现在想起来,我究竟给父母买过几件衣服呢?没有几件!内心禁不住充盈着愧疚之情。人间至爱,莫过于父母对子女的亲情,这种爱是随着孩子的降生便与生俱来的,是最无私的、不求回报的一种真爱,只要是父母活在世上,这种情感就永远存在着,感动着天地。纵使儿女们如何报答,也不能偿还父母之万一,然而最让人感动的是,这种感情根本就是不求回报的。

    下午看书时,便想起了小时候母亲每年都要为我买一两身衣服的情景。

    那时我上小学二年级,能穿上一件新衣服是最盼望的事情。每到春节,即使家里的状况再紧张,这个愿望最终还是能够实现的。到现在我才终于明白“穿在儿的身,暖在爸妈的心”道理。

    有的小伙伴已经穿上了小大衣,寒冷的冬天下雪的时候,穿在身上,很是神气。走到纷纷扬扬的大雪中,却一点也不感到寒冷。

    母亲对我说,要为我做一件“小大衣”。

    听到这个消息的时候,我是那么的高兴,简直一蹦三尺高,并联想着穿上“大衣”走在大街上的情景,会有多人投来羡慕的目光啊。

    母亲精心挑选了最好的棉花,扯了几尺蓝布,带我去了六里路之外的屯里集。裁缝认真地给我量好后,我怀着喜悦的心情回了家。

    终于过去了五天,第二个屯里集到了,母亲带着我从集上拿回了做的小大衣。我顿时欣喜若狂,试试,虽然大一些,但能连续穿好几年,那种高兴的心情真是无法想象,温暖在身上,但更在心里。以至于上了初中一年级,我仍然穿着,后来实在太短太小了,才把这件小大衣送给表弟。

    寒冷的时候,下雪的时候,北风呼啸的时候,穿在身上,便远离了严寒的困扰,每每此时,母亲总是露出甜美的微笑,到如今我才真正明白“儿女是母亲的贴身小棉袄”的含义。

    每到春节,母亲准给我做一身新衣服:常常是蓝色的一身衣裤(叫蓝底卡的)。那衣服很结实,孩子们活动量大,穿这种衣服很耐磨。开始时衣服不兴锁边的(布边用锁边机锁起来),后来又发展成锁边的,每当母亲说要给我做锁边的衣服时,我总是十分高兴。

    北雁南飞,秋天快要到了。母亲就对我说:“今年春节给你做一身像你二舅穿的那种蓝色的衣服,四个兜的,穿上准神气。”二舅是小学民办教师,在我心目中是很有知识的人,我于是天天盼望着新年的到来。

    盼啊盼啊,终于做了一身蓝色的四个兜的裤褂,上衣左上方的兜里还有放钢笔的地方,穿在身上仿佛自己也成了知识渊博的人一样。

    那套衣服我穿了很长时间,都舍不得丢下。

    后来又时兴穿撇领的西服样式的裤褂,母亲又给我做了一身;给妹妹做了一身邮电局送信人员常穿的那种草绿色的服装,也是小撇领的,我们当然都非常高兴。

    穿着这身西服去姥姥家走亲戚,表姐夸我穿的真好看,说还是西服呢,我听着心里美滋滋的。

    1990年我去城里上学。母亲看邻居家的青叔穿上了四个兜的中山装(兜在外面),就对我说:“娘也给你做一身中山装。”

    上师范一、二年级时,我总是穿着这件衣服,也时时感受着母亲给我的最贴身、最温暖的关爱。

    母亲自我小时以来,给我买过很多现成的织好的毛衣,虽然不华美,但穿在身上却是那样的舒适。

    十六岁中考那年,父亲给我买了一块镀金的“上海牌”手表,50元,戴着这块手表,我顺利地考上师范。母亲给我做了一条白色、一条灰色的裤子,我都穿了很长时间。

    如今,我的衣橱里还有一件参加工作以后母亲从姚村(属曲阜市)街里给我买的白色的的确良衬衣,时光疏忽,已然24年了,我不穿这件衣服也已经十几年了。可每当看到这件衣服的时候,我就想起我那住在乡下的慈爱的母亲。

    唯有此生对母亲好一些,才能报答母亲的深恩。

    时间:2017-02-17  热度:642℃  分类:生活随笔  标签:

  • 发表评论